欢迎光临洲旭电路科技有限公司官网
0755-29628818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gsc@gscpcb.cn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深圳市宝安区 沙井新和大道42号永胜大厦5楼
在线客服
热线电话
  • 0755-29628818

微信公众账号

国产手机巨头深陷亏损泥潭 三年亏损100亿!

曾经,中兴、华为、酷派、联想四家公司,凭借各自在智能手机市场较高的市场份额,而被称为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和市场发展的代表,并被业内称为“中华酷联”。



 

随着智能手机产业的飞速发展,彼时风光无限的“中华酷联”,如今仅剩华为一枝独秀,国产智能手机的第一阵营早就易了主。


前几日,乐视去年收购的、在港交所上市的酷派集团也受到股东危机波及,如今的酷派,销量下滑,深陷亏损泥潭。


事实上,关于酷派3年亏损100亿,销量跌出前十的新闻早已不绝于耳。


2015年,乐视出资21.8亿元购买了酷派18%的股份,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。


2016年6月17日,乐视再以约9亿元人民币增持酷派股份至28.90%,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。


今年5月16日,酷派大规模裁员,将此前在中国区校招的300名左右应届生解约,HR称到生死存亡境地。


5月31日晚,酷派终于发布了2016年财报。然而,小编对酷派的亏损并没有感到太多意外,但是看到高达42亿港元的亏损数字,还是难免唏嘘。


7月16日,曾经的国产手机巨头酷派集团被曝估值遭基金公司下调85%。


7月27日,受乐视危机波及,酷派被银行起诉,要求提前偿还8000万元贷款。

 

品牌单一,过度依赖运营商渠道


早在2005年酷派就在国内推出了第一款双卡双待手机,受到了国内三大运营商的青睐,彼时的通信运营商为了抢占智能手机市场纷纷进军定制机市场,而酷派无疑成为了最好的选择。


这带来的结果是,借助运营商的推动,酷派一跃成为国产智能手机四巨头之一,但也为日后埋下了隐患——酷派的业务几乎完全依赖运营商,定制机产品占据其手机出货量的的80%以上。


可是,运营商渠道并非是永久不变的,在更有竞争力的产品面前,酷派就显得苍白无力了许多。随着定制机时代的结束,酷派的生意自然一落千丈。


早期运营商定制低端机的品牌形象也已经深入人心,即便是再有高端价位机型也很难改变。


大神,酷派最后的“救心丸”失效


曾经的酷派大神,品牌鲜明,用户强势支持。尤其是推出的大屏幕酷派机型。那时候红米机型还未走强,在千元机市场中,联想和酷派就是代名词。


酷派ceo刘江峰:酷派目前的目标就是——活下来


然而,随着运营商渠道的崩盘,线上被小米占领,线下被OV掠夺,千元机价位涌出了红米、魅蓝、荣耀等多款机型。


而酷派却来不及布局自有销售渠道,他选择和360合作,推出奇酷手机。没想到,正是这一决定,葬送了酷派最后的希望。


360与酷派以各占50%股份的方式,大神品牌与360手机共同建立新的品牌,名为奇酷。酷派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借助360的线上优势,为酷派手机掘得一线生机。


但是后来酷派对乐视的生态体系抱有期待,“背叛”360选择了乐视。最终与360不欢而散,酷派也因为被360指责违反同业竞争条例,将合并在奇酷的大神品牌拱手相让。之后,没有了奇酷,也没有了大神。


然而乐视入主之后,酷派管理层经历了大换血,产品线从90款精简到20款。智能手机市场,其他头部厂商的品牌效应已经建立起来。而酷派的重组的内耗加上市场竞争激烈,使得其一落千丈。


时至今日,酷派的创始人心灰意冷选择退休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
酷派的时代或许就这样宣告结束了,又一家曾经的国产手机巨头就这样逐渐倒下了。


而据《南方都市报》消息,酷派旗下还有不少购置来的土地资产,这会成为酷派的救命稻草吗?(手机报在线)


相关链接:

酷派手机已无力回天 谁来接盘?


8月3日,有传闻称,酷派国内业务重点转型房地产业务,海外业务维持不变,另外,酷派高层近期仍有巨大的调整。

对此消息,酷派CEO刘江峰3日上午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,“现在什么都不能说,无可奉告,因为上市公司现在什么都不能说。”而在几天前的中国电信天翼展上,刘江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乐视对手机业务的调整对于酷派来说是一件好事。未来酷派是否会发生高层人事变动,他表示,“一切皆有可能”。

酷派官方也随后回应称,公司一直在积极寻求新的机遇和发展,目前正在准备资产重组的相关事宜,至于酷派转型房地产一说,纯属谣传。

但接近酷派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,此前一个月,乐视与多家地产公司谈判,包括恒大、碧桂园等,这次接盘的可能是融创,“融创自营或者和京基合作。”据其透露,目前酷派现在资产价值最大的是“地皮”,信息港、松山湖以及科技园北区都是非常好的地块。

不过,目前融创并未对此消息做出回应,京基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目前没有听说集团有(接手酷派)这个打算。

一个月内与多家房地产商洽谈

作为一家24岁的老牌手机厂商,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“中华酷联”之一,虽然一直过得磕磕碰碰,但在手机行业始终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。即便是离职员工,也能在新公司成为业务骨干,称其为手机行业的黄埔军校也不为过。

“但今年的日子确实过得有些难受”,一名从酷派离职的老员工说,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对乐视入主后的前景有点幻想,但现在幻想破灭,一切归零。

乐视网新任CEO梁军曾在上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自己出任CEO两个多月以来,核心工作是调整乐视网的战略,经过讨论,最终决定:乐视网的未来业务重心应该放在电视上。围绕这一调整,乐视视频、乐视影业等兄弟业务都面临着重新定位。而对于其他边缘业务,梁军的做法是:该砍的砍,该扔的扔。目前,乐视控股持有酷派28.87%股份,为第一大股东。

7月31日,刘江峰转发了该文。

“事实上,此前贾跃亭是希望卖给碧桂园的,碧桂园想以联合开发的形式,每年收取租金,这样才能保证不会一把被贾跃亭将钱弄走,但是后来没有谈成,贾跃亭(资金危机)后就没有功夫搞这边了。”接近酷派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,目前酷派拥有一些地块,科技园北区的那块地是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,酷派创始人郭德英低价购入的,加上酷派信息港以及松山湖等地块,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可能将近百亿。

 “如果把这些卖了,整个乐视可能可以缓一会。”不过上述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,酷派的股东也不太同意相关方案,所以一直没有谈拢。而涉及到交易手续的问题,融创可能会自营或者与京基合作,但这个方案也还没有确定。

但有熟悉地产业务的相关人士表示,对于地产公司来说,接手手机这种业务没有协同性,如果并购的话完全是为了土地资源,但如果是注资的话,应该不会达到把地块转入名下开发的目的。

“研发用地转变功能很难,而酷派信息港等地块应该都是工业用地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谁来接盘“酷派”手机?

酷派官方称,公司一直在积极寻求新的机遇和发展,目前正在准备资产重组的相关事宜。对于重组情况,刘江峰对记者表示,一切以公告为主。

事实上,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,贾跃亭曾经放出豪言,2年内,乐视+酷派要卖出1亿部。当时的刘江峰也曾为酷派描绘宏伟蓝图:5年内销量过亿,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。如今,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,市值已变成36亿港元。

对于酷派的发展是否遇到了问题,刘江峰并未对记者做出回应,但他透露,新的手机产品已经在做准备,不久后将会上市。

但事实上,即便是一手将荣耀推上互联网手机的“王座”,曾是华为终端业务高管的刘江峰对于此时的酷派也已经是“无力回天”。

酷派5月31日披露的未审计年报显示,2016年酷派集团实现收入79.94亿港元,同比减少45.5%,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.1亿港元,而该公司2015年盈利23.25亿港元。并且因为亏损问题,出让了一间附属公司控制权和合营公司投资。而由于2016年业绩延期公布,酷派于今年3月31日起停止交易,至今尚未复牌。

此外,7月11日,酷派集团被深交所调出深港通中的港股通名单。7月14日又遭内地一基金公司大幅度估值调整,按照0.11港元进行估值,下调幅度高达85%。

8月1日,刘江峰在个人微信转发了一张图片,图片中是一本由雷蒙德·钱德勒写的“漫长的告别”,并附言“成功不必在我,而功力必不唐捐”。

不管怎样,对于一个曾经满怀抱负的刘江峰来说,重振酷派已经成为过去。(第一财经日报)